今日江南

来源:树达通讯社 日期:2022-07-06浏览次数:

(作者:李双)今日天气简单,宜下江南。

二十一点五十分,读到《边城》第十三章,“雨落个不止,西面一点烟”,只字之间,景致读来直入亲见,鸟啼虫鸣、花开叶落、渡舟白塔、茅舍炊烟,仿佛就在面前,如果非要做个比喻的话,我想它会是一部中式田园浪漫电影,从生老病死,到爱恨别离,一语一景,仿佛满是命运的手笔,又或许,与江南来了一场沉浸式旅游。

我读过江南的“日出江花红胜火”,但却未曾见过水乡的“燕子矶头红蓼月”,走一遭南下的“乌衣巷口绿杨柳”,如今的江南,已然难寻翠翠般风日里长养着、触目为青山绿水、眸子清明如水晶,如山头黄麂一样的姑娘。但青山绿水之间,犹存画船听雨眠般诗情画意,有水边热闹的老房子,横七竖八的晾衣杆挂着满满的烟火气,和隔着一湾水,一丈拱桥横篙桥底,带蓬帐涟漪而过的小船,最是这般江南三月春,烟雨朦胧中,雨水顺着青瓦滴落在石缝中,“叮”一声后,便是初雨来时的滴滴答答,蓦然回首,一粉衣女子穿过雨巷,踱步徐徐而来,一把油纸伞,陪她颠簸其中,遥望着小桥流水人家,悠扬而漫长的河道,和同样悠扬而又漫长的雨巷,江南借绵绵春雨将小镇上古老的故事延伸, 也将我们挽留。

偏居一隅,在水一方,从茶峒过川东,有如入桃源般的奇妙,桨声灯影里是蓝布印花,是洞庭萧然,乘竹排而上,是杨柳轻扬,是江南草长,是杏花春雨,歌尽桃花。江南,没有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壮志豪情,有的只是深红浅红,浓绿淡绿,伴着清清的龙井茶香,在烟雾迷蒙中穿行,流淌,又记起诗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于是想到江南的水。江南是水,水是江南。一江春水,悠悠桃花。凭空望,是那八百里洞庭,是那小桥流水,是那大江东去浪淘尽。水,还是水。青烟缭绕,红船飘过,儒雅蕴藉。

还记得朱自清先生写的莱茵河,文中有说哥龙是那样一座繁华的商业城,却不大有俗尘扑到脸上,哥龙正是另一个江南,江南无处不在,梦里即使江南,而江南的宁静悠远,也是因为水吧,所以才远离了一切俗世浮华。水与江南,还有剪不断,理还断的道理吗?

白居易言“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我想,应该是先发现江南如诗,后有诗云江南的吧。

人们常说,刻在中国人骨子里的是浪漫,可湘西风情式的田园水乡,中国少数民族古老的求爱方式,却秒杀了大多数自以为浪漫的现代人,正如书中写到的“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纪的人”。

此刻举杯,往杯里斟满江南,敬雨水,敬风月,敬人生的朝露江南。

编辑:李双

责编:吴琴

审核:党委办公室

下一条:无声告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