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新闻

树达网微博

种一颗生活的饱满

来源:树达通讯社 日期:2021-12-23浏览次数:

(作者:张慧)光滑的表皮裂开一条缝,一颗颗鲜红欲滴的果肉从缝隙中探出头,绽开一线南红玛瑙的晶莹剔透,挤出一抹狡黠又明艳的笑。

犹豫纠结中,我俯身拾起了这枚迟来的秋果。顺着裂开的缝隙轻轻一掰,淡黄色的果壳分成两半殷红。

我小时候很不喜欢石榴,觉得它皮壳坚硬,果实微小繁多,咬碎后还夹杂中细小的果核。不仅吃起来很麻烦,而且味道寡淡,食之乏味。所以我很少细细品尝它的滋味,常常抓起一把丢进嘴里,胡乱嚼两下,嚼得果皮果核黏成一堆,再“呸”一口吐出来。

石榴难吃,可石榴花开得好看。犹记得家里以前种过一棵石榴树,矮小消瘦,长在院子的角落异常安静。它平凡得几乎默默无闻,以至于我们常常会忘记它是什么树。只有当夏季来临时,它才会悄然展现身姿,以提醒我们它的存在。立夏过后,石榴树结出小的花苞。花苞成钟形,橙红色,硬硬带着点光泽。过不了不久,花苞开始萌动,似火的花瓣冲出包围,向外舒展柔软的身躯,一朵朵明红跳动在墨绿的枝丫间,闪着阳光的影子,在绚烂中争夺我们的目光。郭沫若说石榴花是夏季的心脏——它毫不避易享受炎阳的直射,在炽热的烈日下逐渐翻红。“榴枝婀娜榴实繁,榴膜轻明榴子鲜。可羡瑶池碧桃树,碧桃红颊一千年。”石榴在众花妥协太阳的威力,不再争妍斗艳的时候,孕育了独属于她的娇艳。石榴似梅,崎岖而不枯瘠;又似柳,清新而不柔媚。

晋人潘岳作《石榴赋》:“石榴者,天下之奇树,九州之名果也。遥而望之,焕若隋珠擢重渊;详而察之,灼若列星出云间。千房同模,千子如一。御渴疗饥,解酲止疾。”小小的一颗石榴,功效良多,寓意美好,从古至今都备受人们的青睐与喜爱。“蝉噪秋枝槐叶黄”时,人们摘下一颗又一颗盈满的果实,于一深一浅细细品尝秋意的甘甜。

“试看秋成催结果,一苞玛瑙贮天浆。”一月的花期烂漫完之后,花瓣渐渐凋零,结成圆滚滚的果实,一个又一个坠在枝头。单瓣或双瓣的花裙飘落,褪去了灿烂明丽的青涩,增添了丰腴饱满的成熟;青黄的外皮犹如中国式的金罍,将一个夏天的醇香甜美盛满其中。我曾耐不住性子,偷摘了个尚未成熟的石榴:外皮是青灰的,费尽气力扒开,内里是一片纯净透明。我掰下一粒,放在嘴里细细品尝,第一次尝到了它微酸的苦涩。我一脸愁苦向母亲抱怨,母亲摸了摸我的头,笑着将那颗酸苦的石榴埋回泥土里。旁边的石榴树迎风舞动枝干,扭扯着地上的光影,划过青石榴掩埋过的痕迹。泥土下的青石榴依旧是酸的,且酸中泛起层苦。但在它重新种下的那刻,它又开始了新的一轮萌发,又会迎来新的花期与饱满。

光阴流转,我不知道那颗青石榴成熟后的滋味,也再无机会尝到那株矮小石榴树的果实。那个小而味酸的一只,被我们种在斑驳的回忆中,埋在记忆的绿荫下。然而它将在每一个明媚的夏季重启,收获深秋的饱满与丰盈。

我拈起一粒鲜红的果肉,轻轻放入口中,在甘甜的回味里,品尝到生活中平凡的美满。

编辑:张慧

责编:王银婧

审核:党委办公室

上一条:消费文化如何与传统和解

下一条:见字如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