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新闻

树达网微博

岁月流金

来源:树达通讯社 日期:2020-10-20浏览次数:

(作者:张慧)午后阳光正好,透过浮动的白纱窗,温柔地洒在书桌上。檀木制的书桌隔着一层玻璃,下面压着几张旧照片,黑白的,透露着岁月的痕迹。棠婧隔着玻璃细细地瞧着,觉得眼眶有些温热。她抬起手轻轻拂过,拇指停在一张合照上,轻柔地摩挲着,冰冷的玻璃慢慢覆上一层水汽。

那是张合照,一个女人抱着一个三岁大的小孩,温柔地站在一株玉兰树下。女人身材很瘦,手臂纤细,抱着个胖嘟嘟的娃娃,站得却很稳,在黑白的画面中,笑容灿烂如盛开的玉兰花。时光模糊了这容颜,看起来却恍如昨日。

风微微拂过,棠婧微笑着掏出手帕,轻拭了一下眼角。

“东西收拾好了吗?”身后传来询问的声音。

棠婧收起帕子回头看,是棠婧的小姨。

她转过身来,微笑道:“还没有。”

“在看照片么?”棠婧的小姨走过来同她一起看,手并搭在桌上,宠溺地塌下肩:“瞧你,那时候还这么一小点儿。”说完她抬头看了一眼,又有些伤感道:“现在大了,玉清却不能看着。”话毕,像是触景生情般悲伤起来。棠婧怕她伤心起来落泪,忙哄着她下去收拾东西。

关上门,棠婧和她一起下了楼。楼下几个人正忙着把东西搬上车,进进出出,好一通忙碌。棠婧跟着流动的人出了侧门,走到天井旁的庭院里,那里空荡荡地种着一棵玉兰树。挺拔的树干优雅地立在那,上面簇拥着些许绽开了的玉兰,枝丫轻巧地伸展着,零落的白花点缀其中,风一吹,簌簌而落,悠然的暗香温柔地浮动于庭。棠婧闭着眼轻轻地嗅,嗅到母亲抬手抱她的味道,嗅到母亲洗的被单的味道,嗅到母亲缝秋衣的味道,嗅到她细瘦的手臂,笑得淡淡的面庞,还有她轻轻哄睡的歌声。

回忆就像一坛酿好等待发酵的酒,时间成了酒曲。在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后,那些尘封的记忆便悄然而至,清晰明了地那么触手可得,却又恍如隔世般遥远。棠婧穿过庭院,看到厅堂里对峙的母女,两厢埋怨的气氛弥漫着,偏双方气势都不肯妥协。她看到那个固执的女子走了,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奔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她看到母亲惊讶的表情,伤心的泪水,耸下的她那瘦弱的肩膀。一阵微风袭来,吹落些玉兰花瓣,飞扬着散落在庭院。

空气是甜的,阳光暖烘烘的。她坐在台阶上,看母亲绣帕子,是一方清池里的莲花。蓝色的帕子上浮沉着青叶白莲,一深一浅中勾画着静谧悠然的时光。她学会了绣艺,却离开了教她的人了。后来,她会绣各种花样,绣了送给别人,绣了自己留着,然而只是自己绣,再没有人会专门绣给她了。

她踮起脚尖摘下一朵玉兰,放在掌心,母亲的容颜浮现在眼前,亲切地萦绕在她身边。在每个抚摸她脸庞的瞬间,在她细心一针一线刺绣的时刻,她的回忆在漫长的时光里缩地成金,将每一个画面都生动如初。

厅堂人员涌动,收拾打包着,将归属于此的一切带走。装不下的深沉如回忆。她轻捏着这玉兰,不舍地接受逝去。从容成了沧桑的枝叶。在来不及的重来里,择取了一朵明媚,簪进岁月肌里,流金满地,许它疼痛又甜蜜。

编辑:张慧

责编:欧阳希汶

审核:党委办公室

上一条:想牵着你的手,慢慢走

下一条:那一抹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