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茶

来源: 日期:2018-03-26浏览次数:

(文/李嘉慧)茶叶在清澈透亮的泉水中翻涌,经过了水与火、生与死的历练,与我们相遇,茶的命运,也是我们的命运。

——题记

茶道听来深沉,含蓄且内敛,似乎还混合了不少佛教的思想,庄严神圣。我因偶然见了这萦绕了无数种香气的茶的纪录片,便带着一股子对其形成过程的崇敬,开始进入了:茶,一片树叶的故事。

伴着低沉浑厚的背景音乐,茶者翻炒绿茶的每一帧都透露着禅意和清净。言者:“茶,是一门功夫,来自同一颗茶树的叶子可以调制出千变万化的香”,以富有磁性的嗓音讲解,茶的故事向我缓缓走来。我国有六大茶系:白茶、绿茶、黄茶、乌龙茶、黑茶、红茶,中国被称为茶的故乡,不仅因为这里的土地孕育出世界最早的茶树,更因为这里的人们将茶视为一种沟通天地的生命。看来则万物皆有灵,似是回溯到孩童时的想法,也是最璞真的思维,茶者教导我们要尊重敬畏自然。

禅者背对黑夜,面朝星空,心中怀禅意,星空星起星落,默然怀一方禅意茶者的清静淡然。

四季的风将地表枯朽的叶和泥不休地翻动着,带细毛的嫩芽从地下冒出头,伸展开来,向着百层楼高的古树最上头迎去,贪婪地吸收阳光和养分,长成一梓梓茶树。

一片树叶,落入水中,改变了水的味道,从此有了茶。

茶树最开始并不是小灌木丛,在云南景迈山的芒景村里,布朗族的茶园里面有着经过冰川纪仍存活下来的古茶树。茶在布朗族的生活里是密不可分的,族人苏国文说:“在过去,我们的老人,到地里面去劳动,如果忘记了中午饭,他不会回来的,如果忘记那个小茶罐,不去了,要回家了,不喝茶那个疲劳解不掉”。来自森林的古树茶,山野之气强烈,喝下去苦涩,但回甘迅猛,很快,唇舌间便都是慢慢的甜香。在布朗族,每开辟一片新的茶园,种的第一颗树都叫做茶魂树,树桩把它栽起来,它就代表那个魂,魂在守护他的茶园。那些古茶树在先民的调养下逐渐演变成一种易于采摘和管理的小叶种灌木,正是这种低矮灌木上生长的鲜嫩芽叶,精制成了中国的众多名茶。

茶叶上附着土地与手掌的温度,同一片茶叶,通过中国人灵巧的双手,衍生成了六大茶类:不发酵的绿茶,最大程度的保持了新鲜度;轻微发酵的黄茶,比绿茶多一分柔和;不炒不揉的白茶,最多的保留了自然的原味;半发酵的乌龙茶,创造出千变万化的香气;发酵时间最长的黑茶,曾经是游牧民族的生命之饮;全发酵的红茶,兼收并蓄,当今世界茶类中消费量第一。

我的一位朋友阿汁大学开始就喜欢上了茶,,我开始关注这些或多或少有她的影响。阿汁喜欢龙井和黄茶。

阿汁想什么时候得空了就去杭州当一回茶亲。杭州,每年春天的茶季,中国各地茶农家里经常会有爱茶人前来借宿,他们希望品尝到最新鲜的好茶,更希望体验一盏好茶背后的甘苦,他们住在茶农家里,与茶农一起劳作生活,在江南,他们被称为茶亲。茶亲和茶农会一起采茶,龙井茶采摘是两叶一芯。龙井是茶名,是地名,是村名也是泉名。古人认为这口井与海相通,其中有龙,所以叫龙井。龙井属于不发酵的绿茶,绿茶是中国人喝的最多的一种茶,人们喜爱绿茶清汤绿叶的品相,更看重它的健康功能,尤其是绿茶抗癌的作用。龙井茶的色泽,绿黄两色浑然天成,恰似中国水墨画的墨迹,浓淡相依,其味道香郁若兰,而茶农的说法更平实,“油煎蚕豆瓣香”,这是一种品味极高的人间味觉。中国人从早到晚都喝茶,比较平静,重视平衡。阿汁说她可以通过茶来调节情绪,创造一种境界,一种气氛,她特别欣赏这样的禅意生活。

阿汁还喜欢黄茶,一道含蓄内敛的茶,对它的喜爱起初是源自“龙形十八式”的斟茶方法。四川的茶馆拥挤,为了不打扰客人,伙计们不能凑得太近,于是有人突发奇想,发明了长嘴铜壶。如今耍长嘴铜壶的这种手艺被演化成一套炫目的技艺,名为“龙形十八式”。成都是个大茶馆,茶馆里有个小成都,雅安有一座蒙顶山,“扬子江心水,蒙山顶上茶”,这成为了好水沏好茶的象征。采茶可以静心,学茶、醉于茶道可以修身养性。黄茶,是一种分寸感极强的茶,既保持了绿茶的鲜香,又多了一份柔和的特质,做茶的时候必须火候恰到好处三十六个小时发酵,再烘焙,做出来的黄茶,黄汤黄叶,同绿茶比,轻微发酵的黄茶口感更加温厚平和,对肠胃清寒的人尤其适宜。

泡一杯茶,开始茶叶都浮在水面上,然后逐渐沉入杯底,人生亦是如此,开始不成熟的时候都是浮在面上的,随着经历多了,知识、社会阅历增加,就沉下去了。聒噪的四六月将至,趁着三月清爽,暮春之节,想来阿汁会邀三两好友,捧一本茶经静读,以待夏日至了。

有着土地与手掌温度的手工茶是中国人守护心灵的一种方式,随着茶叶迁徙之路的进程,山野之气渐被驯服,对香气的追求是人类的天性。成长的过程,驯服过多的野性,将璞玉练成精美绝伦的器,而后散发的香气就像是成才的号角,渐拉开各色人生的帷幕。

供稿部门:红枫期刊部

值班编辑:黄清华

校稿:胡蓉

上一条:如雾徜徉

下一条:我听毛不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