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新闻

树达网微博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来源:树达通讯社 日期:2020-12-20浏览次数:

(作者:张慧)“追逐梦想就是追逐自己的厄运,在满地都是六便士的街上,他抬起头看到了月亮。”这是毛姆献予自己书的一段话。月亮与六便士这本书我其实在高中的时候就读过一遍。当时读完只是单纯的惊讶,惊讶什么呢?我站在一个正常人的角度,对于书中的主人公——斯克里特兰德的不理解。

原本作为证券经纪人的他,拥有一个富裕美满的家庭:一个漂亮的妻子,以及两个健康快乐的孩子。对于一个普通人,这样的生活应该是平静而幸福的。可在他们婚后的第17个年头,他却忽然抛弃了在外人看来很好的事业和家庭,只身来到巴黎钻研画画。因为一份不被世人理解的热情而抛妻弃子,或许比起因为外遇,这更难让人理解。后者是人性的自私,前者却是近乎疯狂的兽欲了,没有理智的思考,不会权衡利弊,将自我舒适置之度外。世人往往能够理解人性,却对此兽欲望而止步,这是人们对于安逸享乐的追求。

重读月亮与六便士,我感到深深的震惊,对于斯克里特兰德纯粹兽欲的震惊。试想一下,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完全超脱世俗的束缚,一心追求自己心中所想,不顾一切,只是一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人的每一种身份都是一种自我绑架,唯有失去是通向自由之途。我不赞成失去即自由,但是我依然赞叹敢于放弃的勇气。

在巴黎的日子,他的生活品质降到最低,乃至露宿街头,食不饱腹,如果不是善良的令人可怜的施特略夫的帮助,他可能早已饿死或者暴毙于某个角落。而在这样的环境下,他却仍然能心无旁骛地去做他想做的事情。人极度痴迷某件事时,或多或少是擅长它的,就算不擅长也是得心应手。然而斯克里特兰德不是这样的,在他过去的几十年几乎没有接触过绘画,也无画画的天赋,更不懂艺术为何物。没有学习过任何绘画技巧的他,单凭自己的感觉去做这件事,并且达到一种痴迷的地步。

“我告诉你,我得画画。我管不住我自己。一个人掉进水里,他如何游泳是无关紧要的,游得好坏都无所谓,他不得不挣扎出来,别淹死才是大事。”从这里可以看出他的渴望已经淹没他了,他凭着这样单纯的欲望去挣扎,去探寻。因为这样的兽欲是没有人性地思考的,所以他在该书的很多行为都不符合人性伦理。

抛开这些对人性的探索,和对象征主义,哲学思想的研读。我们试想一下自己,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这一步呢?一个完整的人应该是兼具人性与兽欲的,人性追求舒适安乐,它让我们维护自身利益,让我们放眼当下。而兽性则使我们追寻自我的欲望,激励我们朝更远的方向前行。丢掉人性,我们是和自己过不去,失去兽性,我们只能原地踏步。

其实,不管天才还是疯子,都是一个正常的人。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兼具人性和兽性的。我们需要低头捡拾地上的六便士,也要抬头仰望天上的月亮。

陈奕迅的《打回原形》中有一句:“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对于斯克特特兰德选择的人生轨迹,我并不抱有太多钦佩和赞赏,我其实更希望他能在追求梦想的同时,以一种快活的心态,善待身边的人,善待自己的生活。令人宽慰的是,他在生命的尽头最终找到了超脱灵魂的自由。而我也在他疯狂的兽欲中窥探到一丝人情味。在书中,当卢布诺船长问他:“你后悔离开欧洲吗?”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吭声,末了他说:”我会一直待在这里,直到我死。”在这一幕,我终于感受到他未泯的人性,他的后悔,他对过去的歉疚,他对找到自由之后的反思,让我终于,感受到了他的真实。

编辑:张慧

责编:刘娟

审核:党委办公室

上一条:以青春之名抗争“束缚”

下一条:余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