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新闻

树达网微博

家乡的一碗红尘

来源:树达通讯社 日期:2020-10-27浏览次数:

(作者:曾嘉颖)清晨四时,太阳还未升起,清辉的月光洒下大地。村里的老农们趁着风清气爽赶到芋头地给芋头浇水。芋头地四面环水,一口水塘里面划分了七八块芋头地,一块块芋头地像棋盘里的棋格均匀地分布在水塘中。芋头垛地四面环水,完美解决了芋头喝水这最大的嗜好。在水塘开辟高高的芋头垛地是粤北先人富有诗意的创造。

但是给芋头浇水可是一份苦差事。须得两人配合,一人在船尾摆动船桨控制木船的方向;一人站在船头,拿着特制的长长的浇水勺将水塘里的水舀起,泼向芋头垛地。面对一米多高的芋头梗叶,需要熟练的老农运用得力才能泼得又高又远。

魁梧的身形,形似炮弹,粤北的芋头又被人们称为炮弹芋头。芋头个大,又极耐储存。在食不果腹的年代,个大又顶饱的芋头在北乡镇广泛种植。深埋在地底的美味积蓄力量,在默默生长了十个月后,芋头的品质达到最巅峰。十二月底,芋头梗叶枯黄还打着卷,北乡人一看就知道芋头成熟了。切掉芋头梗叶,剥开蓑衣,胖胖的芋头显得格外敦厚可爱。

富含淀粉的芋头既能当主食,又可做菜肴。削去外皮,雪白的内里有着雪花似的花纹,这样的芋头口感更加软糯,香甜。芋头丰收后的一个月,正值农历新年。家家户户都会备好几十斤猪肉迎接新年。其中最考验厨艺,工序最为复杂的香芋扣肉也会登上年夜饭的餐桌。新鲜的五花肉需下锅炖煮一个小时直至油脂去除,肉质软烂。在肉皮上扎出小孔,抹上蜂蜜和酱油,让调味料进一步渗入。油炸时,肉皮上的小孔让热油均匀渗入肉皮,使得表皮酥脆,内里的肉质鲜嫩多汁。捞出香芋切成薄厚均匀的片状,下锅油炸。一片芋头夹一片烧肉,整齐地码在碗里上锅蒸一个小时后再覆扣在碟子上,一道工序复杂的香芋扣肉才算完成。

在油炸与蒸汽的相互作用下,猪皮透出优雅的红润,芋头溢出轻盈的粉嫩。夹一块香芋与扣肉,轻咬一口,酥脆的外皮裹挟着鲜嫩的汁水向口腔深处进攻,浓香一阵,汁水外渗。而后是香芋的粉糯,清新的香味在舌尖打了个圈,带走口中的油腻。一荤一素,搭配巧当,扣肉红润剔透,芋头清新软糯,像是大旱后的甘霖抚摸着你的舌尖。

多少次在学校吃饭的时候,我总是习惯性搜寻这一道熟悉的菜,可是即便是一样的菜,也没有熟悉的味道。或许,是因为它少了一味调料——家乡风味。家乡的菜色总能让蕴藏在心底的思乡之情在重逢那一刻迸发。四百多公里,五个小时的车程,这是现在的我与家乡的距离。每当我穿梭于城市的灯火阑珊,行走于城市的茫茫人海中时,总是无名地想起家乡,想起那一碗温暖的红尘。

编辑:曾嘉颖

责编:欧阳希汶

审核:党委办公室

上一条:牛肉汤

下一条:我和我的似水流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