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新闻

树达网微博

我和我的似水流年

来源:树达通讯社 日期:2020-10-26浏览次数:

(作者:杨永晴)小的时候班上有个女孩子,总是独来独往。

她喜欢坐在靠窗的最角落的位置,总喜欢抱着一本书,从来不举手发言,从来不参与女生们的八卦圈,从来都是一身朴素的运动衫,和她讲话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大家对她的印象就是安静,甚至是无趣。一次一个女孩子主动找她说话,可是迟迟得不到积极的回应,气得对我大声抱怨说:“怎么会有这么无趣的人!她的人生一定很单调!”她在一旁听得分明,却也只是笑笑,然后再没了下文。

我也很少与她交流,大概也是怕得不到回应。这样一个女孩子,可能真的没什么乐趣吧。我也曾经这样想。她就像是路边的雏菊,安静,渺小,又柔弱。直到一次我看见某个女孩子坐在石阶上,金灿灿的阳光洒在她身上,给她镀了一层柔和的光晕,她笑得前仰后合,笑得没了形象,甚至笑出了泪水。我才突然意识到,是自己的目光有多么狭窄。

不可否认,那就是她。穿着碎花裙,一只手捧着肚子,一只手翻着书页。那一刻她笑得眼睛都眯成了月牙,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尽管看得出在竭力压抑着笑容,可那阵阵笑声仍是止也止不住似的从她的喉咙里溢出来。阳光跳跃在我的眼睛上,有一下没一下地遮挡着我的视线,恍惚中,我仿佛分不清我看见的到底是她,还是一朵雏菊。太阳很暖,她笑得很舒心自在,莫名地,我也跟着微笑起来。

王小波在《似水流年》中这样写道,似水流年是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只有这个东西,才真正归你所有,其余的一切,都是片刻的欢愉和不幸。当读到这句话时,我便顿时明白,无趣的不是那个女孩子,而是随处安放闲心的我们。她的人生并不是单调的,而是充满着缤纷的色彩。她的目光很短,只能触及她眼前的桌面;她的目光很长,心无旁骛地朝着她向往的地方走着。耳旁的闲言碎语她就当过耳风,不带有任何色彩,也吹不走任何东西;她有着她真心爱的、真心追逐的,那人生便是有意义有价值的。

还记得有次看到一篇帖子,内容是这样写的: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不爱喝酒不爱抽烟不爱蹦迪的女孩子,难过的时候是怎样度过的。底下的一条评论令我印象深刻:我们这些不爱蹦迪不爱抽烟喝酒的女孩子,难过的时候读书写字,听歌写信,大不了大哭一顿再蒙头大睡。我们还会找人倾诉,或者是背上行囊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吃一顿自己想吃的,看一场向往已久的风景。窝在被窝里看一场悲情电影,或者是看部喜剧哈哈大笑。我们可以安静、可以聒噪,但是我们知道不喝酒抽烟蹦迪也是可以赶走难过忧愁,毕竟它们不是我们的全部。

是的,我们总会有自己舒适的小圈子,也会经常随着人群走向大圈子。大圈子里人多了,视线就会被渐渐遮挡,直到变得狭隘。看见格格不入的小圈子,就会觉得惊奇又疑惑,可笑又无法理解。可是这世间细水长流花开从容,我们要学会的是做一个行者,而不是别人人生的过客。应带着遗世独立的高度,去找心灵真正的归属。

编辑:杨永晴

责编:欧阳希汶

审核:党委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