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红枫文学 > 茉莉

茉莉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 时间: 2017-03-21 浏览次数:1,763

(文/汪哲)暴雨夹杂着狂风而至,蔓长的爬山虎抵抗不了大颗雨滴的纠缠,一下一下打在窗台上,传来一阵“刺啦”“刺啦”的声音。

屋内仅亮一盏暗黄的油灯,影子被模糊的映射在墙壁上。被寒冷席卷的深夜里,偶尔传来窸窸窣窣的翻身声。

再次醒来时已是艳阳高照的天气。

没有被大雨侵蚀过后的颓败,爬山虎翠绿的叶子上泛着晶亮的水滴。光线透过云层撒在人的脸庞上,朦胧中突然想起,梦境中那个孤独的背影。

泥土的芬香随着雨季的到来越发明显,植物的生长越发欣欣向荣,那位过路的邮差,则带来了这个月的第四封信。

“小妹妹,到底是谁这么勤快的给你‘诉衷情’啊?”邮差又一次笑嘻嘻的问道。他已是年过40的年纪,一顶黑色的帽子收住了他生来的卷发,说话时总是笑容淳朴,露出8颗白花花的大牙。

“没啥。”小姑娘脸皮薄,经不住长辈调侃。赶忙往邮差手里塞了个刚出锅的馒头,紧接着就把人送了出去。

第四封了。

依旧是市面上土黄色的信封,依旧没有寄信人的署名。依旧只有清清爽爽的两个大字。

茉莉。

她生于茉莉花芬扬的那个季节,迎着一轮刚越过地平线的太阳,发出了人生第一次嘹亮的哭声。

她娘难产了一天一夜,她爹则蹲在产房的门槛上,呆呆的不知抽了多少支旱烟。等听到她的哭声才猛地回过神来,一股蛮劲的要往产房冲。

所以她叫做茉莉,迎来新的阳光的茉莉。

深呼一口气,她拆开了信封。

这次的内容不同于前三次的插图,这次是明明白白的写了一行大字。龙飞凤舞的字体,志气满满的言语,喷薄出种磅礴的气势。

我要走了,去大城市。

仅仅八个字,却能给人8种不同的讯息。要走了?什么时候走?怎么走?去哪个大城市?还会回来吗?什么时候回来?他都没有告诉自己他是谁,就这么突然要走了?

种种问题盘旋在她的脑袋内,令她整个人都浑浑噩噩。吃饭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爹叫她去给猪喂食也没有听见。除草的时候一个恍惚把蒜苗给拔掉了,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每个下午去镇里书店看书的行程,也变得例行公事起来。

大城市是什么样子?是他之前三封信里面画的那样吗?有密密麻麻的小汽车,高耸入云的电梯,每个人都穿的光鲜亮丽的人群?那里的书店是不是比镇上的大?去了那里是不是就能过上好的生活了?

一个接一个的念头在她的脑袋中接憧而至,一直惦记的《红楼梦》一章也没看完就放回了书摊,一直盯着她的老板正诧异着,怎么今天就不看了?还没等任何人反映过来,她就已经踏出了书店。

镇上的楼房和乡下是不一样的。

乡下只有一层,成熟的包谷辣椒都累积好挂在屋檐边。而镇上一般都是两层,一楼住着人,食物储藏在二楼,平顶上还有人支着架子晒衣服。一点也不像乡下,什么东西都拥挤在一块。

镇上的人也是不一样的。

就算都是碎花做成的布料,镇上的小姑娘穿着也是干干净净的。一点也不像自己,袖子上是土,扣子眼夹着一根杂草。还有那些和自己娘差不多年纪的女人们,她们嘴上不知道涂了什么,红艳艳一片,甚是好看。说话的声音也好听,一声“小姑娘”叫的能把人的心融化。

什么都不一样,天翻地覆的差别。

还有回家时的黄泥路。

为什么镇上的道路是平坦的呢?那层硬硬的是什么?走上去好舒服。而黄泥路总是咯得人脚疼,尤其是下了雨之后,水份还没来的及被太阳蒸干人就要走上去,稍不留神就会摔个狗啃泥。

什么都不好。

关于那个人,虽然没有见过他的模样,但是见过他的字迹。书里不都是说“字如其名”吗?那样龙飞凤舞的字迹,他一定是一个胸怀抱负的人。

只是,他到底要去哪?

成千上万个念头压在她的身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夏季的知了不知疲倦的叫着,爹和娘早已回了房中休息。今夜没有雨水,也未曾遇上梦中的背影。

依旧是静谧的夜色,泛黄的灯火。

窸窸窣窣的声音再度传来,收藏在枕头底下的信封被人不小心挥到地上,发出“哒”的一声轻响。衣柜深处的衣服被取出,灰尘轻轻的挥舞在昏黄的灯火中。另取出一张纸,小心翼翼的写下一行话,与信封中的字迹,竟然是一模一样。

再转眼望向床铺,人已不知去向。
 

供稿部门:红枫期刊部

值班编辑:郑周婷

校稿:胡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