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红枫文学 > 重庆森林

重庆森林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 时间: 2017-05-08 浏览次数:755

(文/汪哲)这大概是王家卫最好的电影。

昏暗的小店子中,唱碟机被开到最大。女店员摇头晃脑的唱着《california dreaming》,爱情变成“我爱你与你无关”的单纯情绪。

依旧是疏离孤独的人物,片段化的叙事,唯美独特的爱情。

警察663和女店员,223和女毒贩。

1994年,喧嚣的香港,车水马龙。

他们之中,一位在4月1日愚人节的时候与女友分手,从而陷入了水果罐头给予的仪式性等待。一位在5月的每一天下班后,都要去快餐店买一份夜宵给女朋友。

他们没有亲人,没有来历,没有几个朋友,甚至没有名字、没有理由的存在着。手中紧紧攥着一份不知结果的爱情,就这么悬浮的扮演着迷离都市中的角色。

它适合一个人观看,更适合失恋的人观看。

无处不在的独白里,两个只有代号没有姓名的警察,就那样落寞的在寂静中、人群里道出了遗憾的心声。

就如同223在晨跑时所说:“每个人都有失恋的时候,而我每一次失恋呢,我就会去跑步。因为跑步可以将你身体里面的水分蒸发掉,让我不那么容易掉眼泪。”他将自己的失恋日期限定到一个月后的5月1日,每天吃一个罐头来提醒自己,等待着女友的回心转意。最后一天却不得不承认事实,吃掉了所有的罐头。

在那个吃掉了30个凤梨罐头的夜晚,是胃部的疼痛让他清醒,还是因为突然间发现,这就是爱情?一直执着于过去,到了最后才突兀的发现:“其实了解一个人并不代表什么,人是会变的,今天他喜欢凤梨,明天他可以喜欢别的。 ”。

也像663在“午夜特快”快餐店时对于女友始终如一的等待。他每天给她买一份夜宵,直到女友离去,留下了装着他家钥匙的一封信——他没有勇气打开,就好像不打开就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依旧如往常一般的生活,只不过,暴露给了喃喃自语的话语和孤独到了极致的生活状态。“她走了以后,家里的东西都很伤心,每天晚上,我都要安慰它们才能睡觉。”随之回应他的,是没有回声的房间,瘦了的香皂,哭了的毛巾。

还有那个一直暗恋着663的女店员。她好奇的打开663女友留给他的信封,再堂而皇之的溜进他的家中。洗衣服,整理家务,再用自己喜好的家居物品和生活方式来“驱除”掉她前女友留下的痕迹。

直到被漫不经心的663撞见,才清醒过来落荒而逃。

快餐店嘈杂的“california dreaming”中,他们从未听清过彼此的话语。当感情被捅破最后那一层纸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更近一步,而是由另一方选择了悄然离开。

两个截然不同的爱情故事。

两段似是而非的遗憾情绪。

原来爱情还可以这样,像一场孤单失落的等待,像california dreaming中的自我陶醉。

无论是在223拥有30天保质期的凤梨罐头中,还是在633家中欣然忙碌的背影里,爱情都像一场白日梦一样绚灿。

“你想上哪儿啊?”

“随便,你说去哪就去哪。”

最后223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他遇上过一个贩毒的女人,在酒吧中戏剧地邂逅,却模糊着向往,没有意象的结局。

而663依旧没有找到继续的勇气,女店员离开后他仍旧待在“午夜特快”的快餐店里,于一年之后等回了她给他画的登机牌。

她好像成为了一个空中小姐,他大概是可以体会到原因的。而那张脆弱纸巾上的登机牌最终是否能承担起承诺,谁都不知道。

你看那些人好像都一样,一样的孤独,一样的遗憾,落寞的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等待着永远不会到来的人,期待着会有永远不会过期的罐头。

可是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时间能够留给你治愈失恋的伤口?所有的事物都会依旧按照秩序而运转,一天,一月,一年。

罐头早就要过期。

而你,也迟早会遇上新的爱情。

供稿部门:红枫期刊部

值班编辑:朱喆

校稿:胡蓉